我已授权

注册

谁是2019最惨的创业者:公开撕逼、锒铛入狱、负债累累......

2020-01-02 10:07:48 和讯名家 

  记 者 | 希言

  编 辑 | 吴晋娜

  “两个月前,一篇《蔚来李斌,2019年最惨的人》刷屏朋友圈,文章把李斌与蔚来的“惨状”曝光给大众,这也揭开了2019年中国创投圈“比惨大赛”的序幕。

  李斌、唐军冯鑫罗永浩李国庆……回顾2019,有的人人设破灭,有的人锒铛入狱,有的人负债累累,有的人众叛亲离。新闻媒体上,跌落神坛的创业明星不在少数。

  这些人高光的时刻大致相似,但是不幸的事也各有不同。除了他们之外,还有很多普通创业者的悲惨遭遇未能入到我们耳中。

  2019已经过去,创业者们面对的各种难题,有的还会继续,有些也终将找到解决之道。

  注:本文内容主要来自铅笔道记者采访和网络公开信息,论据难免偏颇,不存在刻意误导。

  不为人知的创业故事

  

  高光者有高光者的不幸,普通人也有普通人的无奈。2019年,除了那些陷入挣扎的明星创业者们,也有很多普通创业者经历了或者正在经历着不同的苦痛。

  易票网创始人张松此前曾向铅笔道爆料,与投资方中科信时在签署投资协议前,中科信时作为投资方提出要求,称在公司投资标的的财务报表上不能有负债情况,这样才能签署投资协议。

  张松表示,当时易票网的票据买卖业务已经让公司实现盈亏平衡,但是该业务需要先向其他公司拆借1000万元,用于票据的资金买卖,从而创造营收,所以公司财务报表是处于负债状态。“出于信任和职业道德,我就直接把这块儿业务停了,也因此公司完全处于没有造血能力的状态。”

  经过业务调整,易票网与中科信时正式签署了投资合作协议,中科信时将对易票网投资5000万元。协议称款项将分两次到账,第一笔将按照7个工作日内划转,第二笔将作为增资部分,在30个工作日内全部到账。

  但让张松没想到的是,到了付款时间,但协议里承诺的第一笔融资却迟迟没有到账。张松表示,“对方称资金有一点点问题,需要一点时间,让我等待。”

  2019年1月22日,本来是5000万资金全部到账的日子,中科信时却称有变动,投资款一拖再拖。

  一直到3月8日,对方才对张松表示公司资金出现问题,承诺的款项到不了帐了。对方提出,会给张松150万违约赔偿。然而实际上,这笔赔偿一直没有兑现。

  没有造血能力和现金流进入的易票网最终无力坚持,已经将员工全部解散,易票网公司原本的30人,现仅剩创始人一人在苦苦支撑。

  无独有偶,某共享项目创始人刘真(化名)在2019年,也经历着无以名状的痛苦,从创业者变成了负债人。

  当他的项目开始需要大笔资金增加资产、扩大公司经营规模的时候,有投资人主动要投资。对方投3000万元,不过要占股50%。

  考虑到融资形势不好,刘真还是与对方谈了下去。

  谈判历时5个月时间,协议却一变再变。“他说一次性投入3000万元风险很大,要分批投入,先投500万,降低风险。”

  谈到最后,合同谈成了一个不可思议的数额:对方投资500万元,先入资300万元,再提供50万元的个人借款,并用房产抵押。剩余的150万元算公司借款,要以公司名义打借条。

  并且,他还莫名其妙地被引导签订了一个投资保底协议。项目失败后,才知道签的是“对赌协议”。投资人实际给投资350万元,他却要赔付对方一套房产,以及1000万元。

  2019年,被自己人“捅刀子”的创业者也在少数。

  原企服类公司联创牟小北(化名)在一个朋友的号召下,加入对方的公司成为联创。不料,这个带着他创业的朋友,最后亲手结束了牟小北的创业生涯。

  他以为顶住压力、拼命工作、做出成绩,就能实现发家致富的梦想,可他的生活却迎来戏剧性的转折。

  投资机构抛来橄榄枝的前夕,整个创始团队突然被“优化”,包括他这位联创。

  朋友多次画的大饼,始终停留在口头,未转化成书面合同,友情在利益面前不堪一击。

  除此之外,2019年,我们还遇到了更多很“惨”的创业者:有的创业者上次交流时还踌躇满志准备大干一场,再见时项目已失败,靠兼职跑网约车维持生机;有的创业者因为公司倒闭把自己的家底赔得精光,还担负巨额债务,家庭即将破裂;有的创业者刚创业就失败,留下一堆烂摊子处理不了,天天失眠……

  李斌到底惨不惨?

  事实上,普通创业者的遭遇很少进入我们耳中,传的最广的还是那些创业明星。

  作为“2019最惨的人”,李斌在2019年12月28日举行的蔚来NIO Day上第三度进行了侧面的回应:2019年那些打不倒我的,终将使我更强大。

  李斌接受采访称,2019年蔚来最困难的事是电池召回的时期,那段时间自己寝食难安,每天开会都开到半夜,要了解到底出现了什么问题,还有跟供应商、供应链合作伙伴、政府主管部门进行沟通。

  “假设政府说先把这个事调查清楚了再卖车,那对于我们来说还是挺麻烦的,那是真正的灭顶之灾。这件事我们做到了像我们这样的创业公司能够做到的全部,4803台车全部召回了,同样的事件别的公司没这么做。”

  关于外界关心的融资问题,李斌表示,蔚来在一步步进行各种尝试。

  基于李斌之前积累的人脉、资源以及自身的融资能力,蔚来成立时,站在其背后的56位投资人,包括马化腾刘强东雷军、高瓴资本创始人张磊、汽车之家创始人李想等,几乎囊括中国互联网和投资界的大半江山。

  不过进入2019年之后,曾经的融资高手也遇到了难题。

  2019年5月,蔚来宣布与北京亦庄国际投资发展有限公司签订框架协议。根据协议,亦庄国投将对“蔚来中国”以现金方式出资100亿元,以获取持有“蔚来中国”的非控股股东权益,但这笔资金迟迟没有到账。

  有相关人士表示,在亦庄国投问题上,蔚来资金链出现问题主要是李斌本以为有了100亿的投资,蔚来可以成立蔚来中国实体,第二代平台可以研发,公司具有了续命的钱。在亦庄国投的支持下,会有利于其它资本的进入,输血不再是问题,甚至可以拆分业务再上市。有了亦庄的支持,李斌在此期间不再拉投资,安心把精力转向了其它方面。而当亦庄停滞项目后,李斌瞬间醒悟已经错过了融资和找钱的时间节点,本来就缺钱的蔚来更没钱了。

  随后,又有媒体报道称蔚来汽车在与浙江湖州市吴兴区洽谈新一轮超50亿元的融资。消息曝出的第二天,吴兴区相关部门回应传闻称,经过评估,认为投资风险过大,目前已经停止了洽谈。

  产品召回,融资不顺,更惨的还有人员的变动。根据公开报道,蔚来2019年进行了多次裁员。2019年5 月,蔚来汽车在美国裁员70人,并关闭了旧金山办事处。8 月 22 日,李斌透露,为了确保公司生存发展,9 月底前公司会在全球范围内减少 1200 个工作岗位,调整后公司人员规模大致在 7500 人左右。12 月 14 日,蔚来汽车在美国再解雇 141 名员工。除了员工外,还有多位高管离职。

  不仅内忧,还有外患。随着大环境变化、补贴退坡、来自对手的外部竞争,林林总总的挑战一个接一个汹涌而来。

  其实外界最大的质疑,就是蔚来汽车的亏损数额。

  从数据来看,2016年到2018年,蔚来汽车净亏损分别为25.73亿元、50.21亿、96.38亿元。而2019年上半年净亏损已经达到59.08亿,超过2017年全年。

  这直接导致蔚来汽车此前股价多次崩盘。

  对于蔚来,李斌直言,这是他“有史以来经历的最难的一次创业”。

  不过,在2019年仅剩两天的时候,这位“最惨的人”似乎成功翻身:12月30日晚,据蔚来发布的第三季度财报显示,蔚来第三季度营收18.368亿元,环比增长21.8%,同比增长25.0%,高于市场预期的16.32亿元。调整后净亏损24.51亿元,2018年同期为亏损23.78亿元,市场预期为调整后净亏损26.65亿元。

  根据财报,蔚来在三季度实现交付4799辆,包括4196辆ES6和603辆ES8。车辆销售为公司带来17.335亿元收入,环比增长22.5%,同比增长21.5%。

  2020年,李斌和蔚来的“未来”不知会如何续演。

  从200万元午餐开始的唐军

  唐军故事的开头离不开那顿午餐。

  2012年,刚刚创业没多久的25岁唐军,不惜花费213万竞价拍得与巨人网络(002558,股吧)董事长史玉柱的午餐,有点效仿2006年段永平天价拍下巴菲特午餐的味道。

  这一年,唐军的团贷网刚刚开始上线运营,这一顿午餐,不仅让唐军在媒体中获得了关注度,更重要的是融入了史玉柱的投资圈,解决了团贷网初期发展的资金问题。在史玉柱的撮合下,同为80后的袁地保认识了唐军,并且投资了他2000万元。

  资料显示,团贷网创立后先后获得4次融资,金额总计24.75亿元,最近的一轮投资在2017年高达18亿元,其投资方有九鼎投资(600053,股吧)、巨人投资、民生资本等比较知名的投资机构。

  对于唐军而言,200万元不仅买来了一顿午餐,还让买到了融资和人脉。

  发展到2019年1月,唐军用25亿元获得了派生科技(300176,股吧)的实控权,再加上另一个明星创业项目小黄狗,由此形成团贷网、小黄狗和派生科技的矩阵,构成了唐军的商业帝国。

  好景不长,3月28日,东莞市公安局官方通报,团贷网实控人唐军、张林主动向东莞市公安局投案,警方以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立案侦查。同时,警方在通报中呼吁团贷网投资人报案登记,团贷网爆雷了。

  据团贷网官网显示,截至2019年2月28日,团贷网累计撮合融资总额超过1300亿元,借贷总余额为145亿元,出借人总数近98万元,当前出借人数还有超过22万人。

  受此事件的影响,派生科技虽然及时发布公告表示已经完全剥离了互联网金融相关业务,但仍然连续收获了9个跌停,市值蒸发超百亿。

  到2019年半年报,派生科技实现营收8.4亿元,同比下降59.78%;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亏损2.42亿元,而2018年同期为盈利3.82亿元。

  受到影响的还有另一家公司。2019年9月,小黄狗以公司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且明显缺乏清偿能力为由向法院申请破产重整。审计报告显示,截至5月底,小黄狗的账面净资产为-4.7亿元。

  还有影响最大的团贷网。据警方在发布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的通告中显示,截至2019年11月末,累计追缴冻结资金56.82亿元、涉案股权和股票账户一批;累计查封扣押涉案房产64套、土地2块、飞机2架、汽车53辆;累计收回平台出借资金27.26亿元。

  至此,唐军的商业帝国轰然坍塌。

  “好人”冯鑫

  

  “冯鑫私下是个很好的人。”这是不少与冯鑫打过交道的人形成的共识。多位来自暴风魔镜、体育、TV等各个业务线的前员工在采访中表示,冯鑫是一个“没有架子的性情中人”,一个“文艺的好人”。

  然而,就这样的一个“好人”却锒铛入狱。2019年7月28日,暴风集团(300431,股吧)公告称,实际控制人冯鑫因涉嫌犯罪被公关机关采取强制措施。

  有媒体报道称,冯鑫被捕原因是涉嫌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罪、职务侵占罪,还牵出了收购MPS造成52亿资金“血本无归”的案件,将中资财团包括光大、招商银行(600036,股吧)、华瑞银行、爱建信托等知名金融机构拖入了泥潭。

  在暴风中迅速崛起,又在暴风中逐渐衰败。冯鑫入狱后,暴风的处境更加艰难。

  并购爆雷、公司裁员、创始人入狱、高管流失、股价大跌......这是近5个月中暴风集团的现状。

  12月9日暴风集团的一纸公告,再一次将公司的窘境暴露在灯光下。

  暴风集团提示股票存在被暂停上市风险,也表示公司主要业务已经陷入停顿状态;暴风集团的办公场地租金支付到2020年2月底,如果没有收入,届时恐怕连租金也无法交上。

  另外,早在7天前,暴风集团的另一则公告就已经确认,公司员工仅剩10余人,并存在工资拖欠情况,除创始人冯鑫外的所有高管均辞职;截至12月27日,暴风集团股价为3。55元,总市值11。70亿元,与其最高400多亿元的市值相比,缩水97%

  更迫切的问题在于,暴风持续亏损,几乎到了难以为继的程度。7月12日,暴风发布的业绩预告显示,2019年上半年预计亏损2。35亿元,而2018年同期亏损1。06亿元。

  暴风集团2019年前三季度实现营收0。936亿元,同比下滑90。95%;净利润亏损6。5亿元,同比下滑184。50%。其中,暴风集团第三季度仅实现营业收入1000。75万元,同比下降95。87%;实现归母净利润-3。86亿元,同比下滑215。76%。。

  在这种情况下,暴风还面临着巨额的欠款诉讼。2019年11月22日晚间,暴风集团发布公告称,于近日收到《裁决书》,被裁决向上海歌斐支付转让价款4.62亿元,公司和冯鑫应于裁决书送达之日起10日内支付完毕。逾期支付将依法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生死存亡之际,暴风需要拯救它的白马骑士。

  “摔杯为号”李国庆

  

  沉寂了一段时间的李国庆再次出现在人们视野中是为了布道区块链,“区块链吸引我的不是技术,而是生产关系的重构。”李国庆说,区块链改变的是企业的“经济制度”。

  而李国庆也正在把他的另外一个创业项目——早晚读书和区块链紧密结合在一起。李国庆说,他要把早晚读书打造成一个知识贡献者、传播者、用户能够都参与挖矿,都能够有分红的机制。

  在之前的几个月,李国庆俞渝夫妻的“庆余年”之争可让大众吃足了瓜。

  曾经的模范夫妻反目成仇,两个人多次在公开场合表示,如果重来一次,一定不会选择夫妻创业。

  在此前接受专访时,李国庆直言:“我当不了马云刘强东,我连自己的老婆都搞不定。”

  继李国庆“冲冠一怒摔水杯”“八王逼宫”后,2019年10月23日晚,俞渝在李国庆朋友圈下发布评论,将两人纷争中不堪的一面曝光。俞渝详细描述了与李国庆相处多年来的各种不幸,也痛斥李国庆对家里的事情不管不问,包括老人生病、孩子上学都极少过问。甚至还有关于李国庆的不少隐私问题。

  10月24日,李国庆在个人微博发布给当当团队小股东的公开信,一句“我也需要现金买住房”道出了他和俞渝口水战的真实意图,也把他从明星企业家的光环中拉回到普通人。

  如今,李国庆最大的心愿可能就是离婚案尽快有结果。他之前在11月29日的离婚案开庭时表示自己和俞渝的婚姻已经走到尽头,并表示最大的诉求是离婚以及平分股权。

  李国庆也一度称,当当是自己亲手创立和管理的,无法接受俞渝提出的让自己接受25%股权后就同意和平离婚的要求,李国庆表示应该平分股权,并认为平分后公司归谁管理也应当尊重全体股东决议。

  然而李国庆和俞渝离婚的第一次庭审,俞渝直到庭审结束,都没有出现。关于法院判决,目前看来,还需要一个漫长的周期。

  无论和俞渝离婚纷争的结局如何,李国庆都已经从他亲手创办的当当网落寞离场。

  卖艺还债罗永浩

  

  2019年,对于罗永浩来说算得上“水逆”的一年。

  回顾整个创业历程,罗永浩可谓人财两空,还欠下了不少债务。做手机没赶上好时候,人口红利已经被吃尽,加上之前没有手机从业经验,在良品率和渠道等关键问题上接连“掉链子”,让罗永浩失去了继续在该行业竞争的筹码。

  2019年初,罗永浩与锤子科技正式剥离开来,据报道,除了罗永浩以外,原锤子科技的软硬件核心团队都加入了字节跳动,原坚果品牌名称和英文品牌“Smartisan”都将保留。字节跳动还收购了锤子科技部分专利使用权。

  随后,罗永浩先后尝试了社交APP、空气净化器、电子烟,却都赶上了不好的时机。空气净化器推出后,恰逢北京当年严格管控空气质量,过高的客单价也令该产品难以迅速打开市场;电子烟更是一推出市场,就收到了线上渠道全面禁止销售的禁令。

  因此,罗永浩被人称为“风口克星”,干一行,垮一行。

  事实上,从罗永浩跨界创业的那天起,外界唱衰的声音一直存在,锤子科技始终处于摇摇欲坠的状态。直到2019年底,罗永浩在《一个“老赖CEO”的自白》中承认:

  “从2018年下半年出现经营危机以来,锤子科技最多时欠了银行、合作伙伴和供应商约6个亿的债务”。

  2019年11月,丹阳市人民法院发布限制消费令,北京锤子数码科技(300079,股吧)有限公司(下称锤子数码)及罗永浩被限制消费,导致罗永浩不得不发文重申,解释了他和公司面临的债务问题,还向债权人们承诺,即使公司被彻底关掉,他靠“卖艺”也要把债务全部还完。

  为此,罗永浩再次摇身一变,以“首席忽悠官”自居,为Sharklet鲨纹技术宣传。罗永浩称,Sharklet抗菌技术模拟鲨鱼皮肤排布,通过改变材料表面纹路/纹理以达到抗菌目的,能让细菌无法附着于材料表面,以预防感染。

  有网友将他的宣传推广词与微商相对比,甚至称做微商或许是他最终的宿命。

  近日,罗永浩被Sharklet科技解约在网上传出,罗永浩在其个人微博出面回应此传闻,称“哦?都传成这样了?那我明后天抽空写一个澄清稿吧”,正面回复了该谣言。

  罗永浩当过老师、搞过网站、办过学校、拍过电影、做过手机、做过电子烟,每件事情都折腾出很大动静,可惜最后都悲情收尾。

  现在的他,债务缠身、步履维艰,却还是保留了直言快语的不羁性格,或许真的是“梦太大、入错行”。

  一年前的这个时候,电影《燃点》即将上映,豆瓣上点赞最多的留言之一是:“罗永浩能坚持到上映吗?”

  一年后,罗永浩虽然离开锤子,但是他还在别的地方坚持。

  无论是创业明星,还是普通创业者,不幸的事各有不同,很多人和事都留在了2019。失败不可怕,重要的是要有在2020年重新开始的勇气。

  (铅笔道记者付艳翠、刘小倩对本文亦有贡献)

  校对 | 王子公主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铅笔道。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何一华 HN110)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安徽11选5 山西11选五 安徽11选5 山西11选五 安徽11选5 安徽11选5 安徽11选5 山西11选五 安徽11选5 山西11选五